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热点专题 >> 大江晚报:他把群众利益高高举过头顶——记无为县开城镇羊山村党总支书记任士福
大江晚报:他把群众利益高高举过头顶——记无为县开城镇羊山村党总支书记任士福
来源:   发布时间:2016-06-25 20:53:09   浏览次数:1122

走进无为县羊山村,只见山岗上郁郁葱葱,牛羊成群;山脚下阡陌纵横交错,庄稼长势喜人。田成块,树成行,渠相连,路相通,美不胜收的景色让人目不暇接。“全国绿色小康村”、“全国文明村”、“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”、“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”,四个“国字号”荣誉集于一身,让人们在赞叹她的美丽的同时,又惊叹她的不平凡。    

谈起今天的幸福生活,羊山人会兴奋地说起一个人——村党总支书记任士福。群众感叹,没有他,就没有今天的羊山,他是羊山发展的开拓者,是创造幸福生活的领头雁,是他们心目中的当家人。群众敬佩他,信任他,信心十足地跟着他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。    

“让群众过上好日子,这是党员干部应尽的责任”    

“开展‘两学一做’学习教育,基础在学,关键在做,我们党员干部要认真学、用心做,人人争做合格党员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带领群众把羊山建设的更美好!……”在羊上村党员大会上,任士福正在全面安排村里的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工作。为推动学习教育深入开展,村党总支要求每名党员在学习的基础上,认真撰写一篇心得体会;每名党员结合自身实际,填写一份党员承诺书,并向全体村民公示;村“两委”党员干部每人联系4名流动党员,做好流动党员的学习教育工作,同时联系2名残疾人,做好帮扶工作;其他党员要充分发挥作用,协助村党总支做好卫生、绿化、路灯维护,山塘管护、沟渠整治、道路建设等工作。“多年来,我们羊山村党员干部通过学习不断提高思想意识,积极主动为群众办实事、解难题,使羊山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。”谈起羊山的发展变化,任士福感慨地说。    

1960年出生的任士福,高中毕业后参军,在上海警备区警备营服兵役,曾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因表现突出受到团党委嘉奖;1979年入党,1981年退伍后回到家乡羊山担任村民兵营长,1990年任村党支部书记,2002年兼任村委会主任;2009年挂职开城镇党委委员至今。    

在任士福担任村支书之前,村集体经济空白,村级债务30万元。村里基础设施非常薄弱,农业生产全靠人挑肩扛牛拉,荒山、荒地、荒水随处见;群众一年忙到头只能维持养家糊口,住着破旧的土房,喝着不洁的河水。村班子瘫痪,人心背离,干群关系十分紧张。村里落后的面貌,群众困苦的生活,深深地刺痛了任士福的心。    

要想发展,必须先壮大集体经济。任士福带领村干部采取“集资一点,借贷一点”的办法,在原羊山头马路集市兴建了67间小门面房对外出租,招商16户,引资45万元,当年为村集体创收5万多元,并形成了稳定的经济来源。他依照土地承包法等有关政策规定,对抛荒土地经营权进行流转变更,通过调整集中成片,将104亩抛荒田返租集体代耕,实行规模化、特色化、基地化生产,每年增加集体收入2万余元。同时,他抓住国家大力实施退耕还林政策机遇,用集体经济买断荒山经营权,从此与荒山秃岭较上了劲。他带着干部群众每天天不亮就上山,炸石垒垄,挖穴栽树,饿了啃口干粮,渴了喝口冷水,直干到天漆黑才回家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三年内落实退耕还林529亩,共种植桑园120亩,套种药材100亩,种植香樟9000棵、雷竹6000棵、意杨12000棵、杉木8000棵。在此基础上,村集体投资30万元办起棉织品有限公司,当年创收5万元。经过多年努力,全村已拥有棉织品、体育用品和彬彬生态多家公司;建成了肉牛养殖、土鸡养殖、野兔养殖、养鱼、桑蚕、生态林、雷竹种植、苗圃培植和农业示范等九个生产基地,村集体资产壮大到300多万元,每年有稳定纯收入20余万元。群众生活逐步好转,人均纯收入达7000多元,户户存款5万元以上。羊山实现了“贫困村”向“富裕村”,“后进村”向“先进村”的华丽转身。    

“最痛恨违规办事、占公家便宜、徇私情谋私利”    

有一年夏天的一个深夜,大雨倾盆,雷电交加,躺在床上的任士福被惊醒了,忽然想起村里新挖的一个水库堤坎可能要漫水,放养的鱼苗会顺水游走。任士福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拉开大门,冲进瓢泼的大雨里。他立即找来几名村干部和村民心急火燎地向水库跑去,由于路滑,好几次摔倒在烂泥路上。赶到水库后,他带着干部群众踩着没膝的淤泥,背土、打桩,直到水库安然无恙才回家。然而,任士福自家鱼塘价值几千元的鱼却被洪水冲得一干二净。    

任士福就是这样,把集体和群众的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,羊山村人都知道他有“三恨”,就是最痛恨违规办事、占公家便宜、徇私情谋私利。    

村里鱼塘要发包,任士福的宗族堂妹任士芳来到村部,要求承包村里的鱼塘养鱼,任士福和村干部们研究了一下,觉得可以承包给她,村里遂与任士芳签订了合同,规定一年承包费1.26万元,一年一清。由于任士芳不懂技术、管理不善,当年年底鱼塘没有收益。任士芳来到任士福家,向他恳求能否不交承包费,被任士福一口回绝,任士芳气呼呼地掉头就走。一连好几天过去了,任士芳就是坚决不交承包费。一些干部群众看着任士福紧锁着眉头,就劝他:“她如果不交,干脆就明年再说吧,或者今年就少交点,毕竟是亲戚,闹僵了你以后咋走亲戚呢?大家伙儿都理解你的难处,都不会怪你的。”任士福猛一挥手,斩钉截铁地说:“今年必须交,一分钱也不能少!亲戚归亲戚,公事归公事,必须按合同办事。如果大家都徇私情谋私利,那羊山就甭想发展了。”任士福一拍桌子,“如果任士芳再拖欠承包费,就依法起诉她”。在那个时候的农村,人们如果没有很大的冤仇是不会轻易打官司的,更何况是告本家亲戚。    

开城法庭很快作出判决:任士芳必须立即履行合同交纳鱼塘承包费。    

法庭判决的当晚,任士芳的父亲任俊来气冲冲地跑到任士福的家里,一进门就劈头盖脸地骂任士福:“好你个亲戚书记啊,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亲戚,你不但不帮家里,还害家里人,你好狠心啊!”任士福连忙扶住伯伯让座,任俊来一甩手,声泪俱下:“你到法庭告我闺女,让村里所有人都知道了,我还有什么脸活啊!”说着就一头向墙壁撞去,任士福和家人连忙将他拽住。可不管怎么劝,怎样解释,任俊来就是听不进去,临走时对任士福说:“从今往后,你当你的书记,我当我的老百姓,我没你这个当‘官’的亲戚,你以后不准再踏进我的家门半步!”任士福的妻子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,也埋怨他对亲戚太无情了。    

这之后,任士福经常去任俊来家,想化解隔阂,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。直到任俊来生了重病,任士福就像亲儿子一样服侍照顾他,才让老人渐渐感动了。任俊来去世前,握住蹲在床前的任士福的手说:“那件事已经过去了,就不要再提了,伯伯不怪你,你也不容易啊。”那一刻,任士福紧紧握住老人的双手,两行热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。胡春雷 文/摄    任士福(右)在田间地头询问农户今年的农事    任士福(左一)和种林大户商量林业发展情况    美丽的羊山美好乡村示范点